张耷灵

愿我像阳光,终日欢喜。

在理

Edwin Friesen: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哈哈哈哈哈!

Ginger Maniac:

呃你讲的好有道理哦

🙈

昔我往矣🐚:

不行了我超他妈的想看他俩亲……
你们都别逼逼了 认真啵嘴行不行
后面的字是 通向谬误
PS:两张 往后翻

一锅哥二哥:

HAloggz:

给魔道新歌画的立绘 

新歌B站链接→❤️

(都是男神女神我其实很紧张

【DMHP】七日来复 08

沈之亦:

※ Draco和Harry某天发现周遭除了他们自己全变了,强行被在一起。


※ 几个不同设定的小故事。
※ 都不属于我,除了大量的OOC
※ 脑洞清奇,写着自嗨。



——————



08




Harry Potter估摸着自己可能是精神失常或者干脆已经被这条时间线上那天杀的人设完全操纵了,当Draco Malfoy缓缓撬开他的唇齿朝他索取更多的时候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该这么做他们不该就这么陷入那该死的人设中,可他却没有推开那个金发混蛋更没有抗争,反而去主动迎合对方那柔软甘醇的亲吻。


 


他被Draco Malfoy吻得七荤八素浑浑噩噩,连他们怎么回到酒店的都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被那个青年塞进了出租车可那热辣的吻却至始至终都没有间断过,他逃不出Draco Malfoy的掌心,更准确的说是——他妈的,他的身体根本不听从他大脑的指令!他在脑海中一遍遍呐喊咆哮着停下这愚蠢疯狂的一切!可那微弱的反抗指令总是停滞于思想,却怎么也到达不了四肢百骸。


 


操。有些事情可能要失控了。


 


当他陷入酒店那床软塌塌地纯白床被之时,Harry Potter暗暗惊觉他们实在是被这该死的人物设定本能拖拽得太深,那甚至已经逐渐波及了他们自身的行为举止。他就像是个提线木偶所有的行径全部被木偶师操控着,他发觉自己的呼吸愈发急促也愈发艰难,眼前的世界也愈发模糊不清他感觉不到眼镜夹在耳朵挂在鼻梁上属于硬塑金属的触感,脑海中的意识也愈发不清不楚了。


 


Draco Malfoy亲吻着Harry Potter的动作蓦地一顿,他终于肯撒开了扣紧那个黑发青年肩膀的手,稍稍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远。灰色眸子里一刹晕上的薄薄情欲与之前的清亮截然不同,他狠狠地挤了挤眼睛皱眉盯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Harry Potter看了半晌,那个黑发人突然间笑了,那笑容在没有点灯黑漆漆的房间里尤为明朗,他猛然紧紧地抱住了对方,将自己的头颅埋在了Harry Potter的肩颈里深深汲取着属于那个人独有的气息。


 


Harry Potter在他耳边轻轻地吐着气,温热鼻息瘙痒着他脖颈皮肤沁入心脾,他听见那人缓缓地说道:“好久不见,Draco。”


 


他没动,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甘心地闷闷问道:“还打算分手吗?”


 


“当然不。”那个黑发青年摇着头,在Draco Malfoy那包夹着爱恋思念还有些抑郁不平的亲吻落下来之前,他再一次坚定地呢喃了两个字。


 


“永不。”


 


 


 


 


>>三折


 




Harry Potter的意识重新得到释放并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刚刚被什么东西砸到过一般,他呲着牙揉了揉额角,那有点疼,他重重地晃了两下头才睁开双眼,眼前的画面有些熟悉,又有点陌生。


 


他环顾四周,这地方散落了一地的布料,空中飘着直尺软尺剪刀别针之类的缝纫工具,从他对面的窗户望去外面路过形形色色的人都穿着长袍尖帽,那是,那好像是……对角巷?他回来了?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那些人和这房间的墙壁出入门都高了不少?


 


“Potter,说真的,你的吻技可真差。”


 


一个稚嫩的男童声音尖着嗓子从他的左耳边炸开,可那句子里的内容实在不应该是从一个孩子嘴里冒出来的东西,而且这熟悉的油腔滑调怎么听都是那个姓Malfoy的混蛋。


 


“该死的还不是——”Harry Potter循着声源转身扭头望去,一个幼年版梳着油亮亮背头的Draco Malfoy一脸嘲弄地抱着肩膀啧啧咂嘴站在他旁边,等等,他自己刚才说话的声音好像也不太对劲?


 


Harry Potter连自己身处何地都没搞清楚便抬腿向前迈了一步,踩了个空,脚下一个不稳朝前趔趄了两步,前一秒还被他踩在脚下的矮凳也被踢翻在地,在Draco Malfoy低低嬉笑中他偏头怒视着那个——好吧,那个男孩儿,他回身用力一把推开Draco Malfoy,活生生地把那个小混球也从矮凳上掀了下去,Draco Malfoy慌乱地在空中挥舞着双手尖利地叫骂着什么“Fuck!Potter!”可也阻止不了他即将跟地板来一个热情贴面舞的事实。


 


Harry Potter站在刚刚被Draco Malfoy挡住了的照衣镜前面,同样与Draco Malfoy一般稚嫩的面孔身上还挂着他表哥破破烂烂地旧衣服,那副框架有些损毁歪曲的眼镜也斜斜歪歪地挂在他的鼻梁上。他低头挽起不合身地衣服袖子,一双不知道比他成年之后小了多少圈白白嫩嫩的手掌赫然摊在他眼前。


 


“梅林!男孩儿们!”被堂前这一阵乱哄哄地响动惊扰了的Malkin夫人急匆匆地从后堂赶了过来,遍地狼藉不禁让这位本该笑容可掬的女士有些气愤,“我才离开不到一分钟你们都做了什么!”


 


Draco Malfoy笨拙地从地板上爬起来,他身上还裹着尚未裁剪得体的校袍,此刻也皱皱巴巴地扭转了好多圈活像个黑身金脑袋的爬行肉虫。


 


“抱歉夫人……”Harry Potter耷拉着脑袋道歉,然后弯腰把他们两个刚刚踢翻的矮凳又重新摆好,这次他故意摆得稍微靠进了些。


 


“站回去,”Malkin挥了挥魔杖把Draco Malfoy从那一团糟的布料中解放了出来“包括你Malfoy先生。”


 


“这他妈又是怎么回事?”Harry Potter站在矮凳上压低声音在Draco Malfoy耳边愤愤地质问道:“我们这次是回到过去了?”


 


“我怎么知道Potter。”Draco Malfoy也稍稍偏头嗤嗤地在Harry Potter耳边心满意足感叹:“不管如何我们终于摆脱那该死的麻瓜世界了是不是?”


 


“该死的,你怎么不说我们又得经历一次战争?!”Harry Potter拧着眉头恶狠狠地在Draco Malfoy低吼,“想想我们之前经历的所有,你还想再来一次?!”


 


Draco Malfoy半晌也没说话,大概也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现实问题,他抿着嘴唇斜眼瞄着Harry Potter因烦恼而纠结在一起的五官,“说不定这不是我们原来那条时间线的过去,也没什么战争?”


 


“哈、哈哈,”Harry Potter干干地笑了两声嘴角抽搐了两下翻了个白眼,“但愿借你吉言Malfoy。”


 


Draco Malfoy抬着眉梢耸了耸肩膀不再说话,Harry Potter便没再挑起什么话题。梅林,他着实不想再经历一次那天杀的战争,曾经那些流血和牺牲如今仍历历在目,要知道当战争结束之后他废了多大的力气才从那些噩梦中挣脱来开,现在告诉他还要再将那一切重新上演一遍?!不不不,那绝对不行。


 


Harry Potter沉思着如果他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缘由始末,是不是能在某个环节改变一下从而挽救一些人的生命?他怀着这种侥幸的心理暗暗思忖了许久,直到Malkin夫人告知他已经弄好了衣服。


 


“不管怎么说,学校见Potter。”Draco Malfoy在Harry Potter跳下矮凳后慢吞吞地假笑道,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


 


Harry Potter送了对方一对儿白眼后离开了摩金夫人长袍店。


 


不出意料,他走出摩金夫人长袍店后便看到了一手举着冰淇淋等待着他的Hagrid,面对这位老相识Harry Potter这次到是没办法笑出来了,他心里一沉,Hagrid的出现就意味着,这条时间线并不似之前Draco Malfoy预言的那样轻松美好,他的父母,还是去世了。


 


接下来的事情与他记忆中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需要问东问西,只是随意的应和Hagrid的聊天,Hagrid还是送了他Hedwig做生日礼物,他们也依次购买了坩埚天平望远镜,魔杖。


 


说道魔杖,当他又一次握住了那根冬青木,凤凰羽毛,十一英寸,柔韧尚可的魔杖时还是从心底里溢出了一种久久不可言说地怀念,虽然,好吧,虽然其实那根魔杖只离开他不到四个月,可这四个月总令他觉得似乎过了许久。


 


Harry Potter渐渐发现这一切都和他儿时的记忆重叠在一起,包括Hagrid取魔法石。这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无论是他眼前这个混血巨人的出现还是古灵阁的魔法石,这统统意味着,战争,迟早有一天,终究会来。


 


自他走出摩金夫人长袍店后便抱着最后一丝期望,期望这条时间线上也许有什么会不一样。


 


但是,无论是他和Hagrid在对角巷所做的一切,还是之后回到Dursley家所遭受到的待遇,包括他依旧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偶遇了Weasley一家,他还是与Ron坐在了同一间包厢,Neville仍旧弄丢了他的蟾蜍,而Hermione也还是初见时的那副有些自高自大无所不知的老样子。


 


所有的事情他都熟悉得细数无疑,可又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违和感,他猜或许是因为上次他经历这些时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那些事情大多都印在他脑海里,或清晰或模糊,可都确凿地刻在那。


 


当然,那也包括Hermione和Ron初次见面时不能算是很愉悦的咒语展示和自我介绍。看着那两个人摒弃的互动,Harry Potter突然有点想笑,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他这两位老朋友能走在一起还真是有够不容易的。


 


年幼的Hermione Granger坐在Harry Potter和Ron Weasley对面有意识或无意识的炫耀着自己的知识储备,“你的事儿我全都知道,当然,我额外多买了几本参考书,《现代魔法史》《黑魔法的兴衰》《二十世纪重要魔法事件》,这几本书——”


 


只不过这次没有让他说完,他们这间包间的门又一次被唰地推开,一个金色的脑袋挤了进来,Harry Potter瞧着傲慢地站在门口仰着下巴的Draco·十一岁·Malfoy低低啧声,该死的,他怎么就忘了当初他俩也是在霍格沃兹特快上结的仇呢?!


 


不过这次来的人只有Draco Malfoy一个,那家伙斜靠在门框上拖拉着恼人的长调子悠悠地开了口:“整个火车都在议论纷纷,说Harry Potter就在这个隔间里,这么说,就是你了对吧?”这次没了Crabbe和Goyle,Draco Malfoy也没有再废话更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开门见山,“Malfoy,Draco Malfoy。”


 


Draco Malfoy瞪了一眼依旧差点笑出声的Ron,可也没再多说一句,这一次他选择直接把那只白皙软糯的小手伸到了Harry Potter眼皮子底下,那双灰眸子稍稍眯起了一些,脸上的表情大有一副Potter你敢再拒绝我一次试试看的意思。


 


“……”Harry Potter一脸鄙视地伸出手敷衍地握了一下迅速抽离,也没有自报家门,只是随口低咒了句:“要么进来要么滚出去。”


 


Draco Malfoy出奇的也没跟他见外,一步跨隔间随手带上拉门在Hermione旁边空着的位置坐了下来,当然他刻意远离了那个女孩儿的小动作可没逃过Harry Potter的眼睛。


 


“有何贵干。”Harry Potter冷着脸盯着对面的Draco Malfoy质问。


 


“瞻仰大难不死的男孩儿。”Draco Malfoy回了他一个假笑。


 


“那你可以滚出去了。”


 


“是你让我进来的Potter,恕难从命。”


 


“我现在改主意了Malfoy。”


 


“真可惜,为时已晚。”


 


Ron Weasley目瞪口呆吃惊地望着Draco Malfoy和Harry Potter之间那明显无比熟络地互动,他吞吞吐吐小心翼翼试探地问到:“你们……认识……?”


 


“不认识!”


 


“当然不!”


 


如今小了一号的Draco Malfoy和Harry Potter异口同声地朝Ron Weasley咬牙切齿地大吼,Hermione Granger暧昧不明的眼神儿在那两个男孩儿身上来来去去回转了许多次,她莞尔一笑,好像明白了什么。


 


隔间里的气氛一时间降到了零点,如果不是有高年级的学生来提醒他们就快要到站需要他们赶快去更换校服的话,恐怕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之间的意念战争会一直持续到霍格沃兹特快到达终点。


 


这一次他们又回到了他所熟悉的霍格沃兹,那高耸入云的古老城堡耸立在不远处悬崖的另一头等待着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还真,有点紧张。尤其是一想到马上又要经历一次分院,不知道这次他会被那顶有些神经兮兮的帽子分去哪里。


 


霍格沃兹里的一切这一次不会再令他新奇,无论是来迎接他们的Minerva McGonagall,还是他们所踏过的每一级台阶,每一寸地砖,还有那些为了故意吓唬新生突然冒出来的幽灵们,这次他可没有再被吓得喘不过气来,他对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熟悉了。当然,不论如何,Hermione还是如他印象中那般念叨着:“这里的天花板施过魔法,看起来就跟外边的天空一样,我再《霍格沃兹,一段校史》里读到过。”


 


之后那顶古旧的帽子终于唱完了他的开场白,开始了它的本职工作。


 


Harry Potter有些忐忑地站在新生人群中期盼着早点点到他的名字,他恍然又记起自己的名字好像挺靠后的多少得等一阵子,直到最后的最后只剩下了他个另外四个人,他居然在里面发现了Ron Weasley,Harry Potter之前可没注意到Ron竟然比他分院分得还晚。


 


“Harry Potter!”McGonagall终于喊了他的名字。


 


当他走上前去餐厅里突然发出了一阵嗡嗡低语,所有人都在小声窃窃私语,他知道那些内容必定都是关乎于他的。分院帽扣在Harry Potter头上遮住了他一半的视线,可那并不妨碍他注意到了这大厅里的人头攒动引颈而望,好在,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被旁人当做稀有物种的眼神。


 


他开始专注于分院,心底默念: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格兰芬多!


 


“嗯……有趣,非常有趣,”Harry Potter听到分院帽细微的声音在他耳边说着:“哦哦是的没错,你非常合适去格兰芬多,看得出,你很有勇气,也非常善良,只不过——”分院帽扭动起了身体顺便把Harry Potter的头偏向了斯莱特林长桌“刚才Malfoy家那个孩子拜托我一定要把你分到斯莱特林,而且你确实也适合去斯莱特林,你觉得呢?”


 


什、什么?!Harry Potter心中疯狂大喊,拜托!格兰芬多!谢谢!我的朋友们都在哪!


 


“是的是的,我相信你会在格兰芬多交好很多好朋友,”细小地声音还在跟他沟通着:“但是孩子,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不是友谊,是爱啊,所以——”


 


“斯莱特林!”分院帽最向整个餐厅喊出了Harry Potter的分院结果。


 


What!The!Fuck!!他懊恼地摘下那顶破帽子,对!他现在一点都不觉得那东西英明神武或者机智过人!他恨不得现在就将那烂帽子摔在地上狠狠踏上两脚!


 


餐厅里一片哗然,人群窃窃声更浓了,他都能清楚地听到有人在质疑为什么他会被分到斯莱特林,是那顶帽子出了什么故障还是出现了什么偏差?


 


Harry Potter阴郁着脸几步冲到斯莱特林长桌Draco Malfoy旁边的空位一屁股坐了下来,如果不是看在他现在还只是个新生不能惹事儿的份上,他早就拎着那个金发混蛋的领子给对方来个什么恶咒!


 


完全没有理会斯莱特林其他学生叫好地欢呼声,Harry Potter怒气冲冲地朝那个一脸得意洋洋笑眯眯地男孩儿丝丝低吼:“你他妈干了什么Malfoy!”


 


Draco Malfoy摊了摊手勾着嘴角,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阴谋得逞小人得志的气息,“我跟那顶破帽子说,你是我男朋友,Potter。”


 




Tbc




我终于从Line2切出来了……加戏加得太多差点刹不住闸


Line3碰了我一直不敢碰的题材,提前告诉大家或许会借以吐槽《sheng**gui》里的某些设定_(:з」∠)_

山楂木。

美夢販賣機:

#NARUTO#

日向宁次  管理人

天天         白拾

PHOTO   美堂

STAFF     阿雪

 

【君がいないさえ、私も前に歩きなれけばならない、一人でね】

 


 

感谢龙倾情翻译!

我知道我裤儿短了!!!嘘…………

清影:

ID:18641249
大家都来当七班的老师系列
啧啧啧尼桑看二柱子那溺爱的眼神这么公开秀恩爱真的好嘛ヽ(〃∀〃)ノ

风林火山: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又见3月7日。



很喜欢一个人,不想认识了解他,怕他其实糟糕又无趣。

AyesTenny:

“很喜欢一个人,想要认识他,多了解他一点” 和 “很喜欢一个人,不想认识他,免得让他发现我糟糕又无趣”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