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耷灵

愿我像阳光,终日欢喜。

心痒

昨晚又熬夜打游戏了。

天杀的学校大暑假的还把我们学生拉过来补课,晚自习说是自愿,可看着班主任那张脸,谁敢不从。我心里特别不平衡,只有熬夜打游戏能稍微让我舒服点。

连上两节英语,我早已生无可恋,一下课遍瘫倒桌前。窗外暴雨噼里啪啦地下,我偏头看着溅进走廊的雨,像浪花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就模糊了起来。

虽说半梦半醒,总也是有点感觉的,比如下节课是数学,千万要抓紧时间多睡一会儿;比如他娘的,谁在拉黑板,滋啦滋啦吵老子睡觉;再比如......我猛地睁开眼睛,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还停在我眼前。

“小哥?”

“老师来了。”他收回了手,淡定自若。徒留我一人一脸懵逼。








上课铃响了,看着吴邪翻找讲义时低垂下的脸和颤动的睫毛,张起灵无意识地捻了捻被那睫毛扫过的手指。

有点儿痒。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