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耷灵

愿我像阳光,终日欢喜。

脱裤子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不脱了裤子睡觉根本睡不着,在寝室更是如此。至于闷油瓶,即使没有这个习惯,他也是很乐于脱了裤子跟我睡……上下铺的。
正式开学后不光重点班的学生入住,普通班的学生也来了,两人住一间寝室的日子已经不复存在了,而是改为四人一间,这就招致了一些问题。
昨天中午我如常脱了裤子爬上上铺,坐在正叠着裤子,就听见胖子直嚷:“我就天天看见你和小哥脱了裤子在床上...”胖子那么糙的人自然完全不觉得和衣而睡有多么操蛋。
但是当他声音响起的一刹那,我看见了邻床小花玩味的微笑。我忍住了将脸埋进胳膊的冲动,“你他娘的好歹加个量词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