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da灵

从指缝中看这世界,带着不被允许的渴求

2

“他死了,在我怀中。而不是在康斯坦策、阿洛伊西亚或者是别的什么人怀中。”萨列里这样想,伴随着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奇异的偏执与可笑的胜利的欣喜。蚀骨的嫉妒曾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滋生蔓延,愈发张狂。音乐家的死将这嫉妒的枯木连根拔起,可总有些细微的残根留在泥土与石缝中不能剔除并将永远腐烂了。但这些微的腐朽,远不足以滋生出驱虫,也在不会恣意生长,带来破开血肉的痛苦。萨列里别本为音乐家的死会让他快意,而这时候,他却只感到平静。“他到底是死了,就在我的怀中。”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