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da灵

从指缝中看这世界,带着不被允许的渴求

3

“您为什么不换一个领花呢?”面前的音乐家的头发乱蓬蓬地翘得老高,胡乱说着和他的金毛一样乱糟糟的话——这对于他们的关系来说——不是仇敌却也远谈不上朋友——太逾越了,萨列里皱着眉想,在心里。
面对着萨列里的沉默,莫扎特习以为常,自顾自地接了下去:“当然我不是质疑您的品味,红宝石当然十分耀眼。不过您为什么不换一个星星领花呢?”他凑近萨列里,展示着自己的星星领花,萨列里甚至能闻到莫扎特身上的一丝丝不知哪位小姐——或者几位身上沾来的香水味,“她们璀璨夺目,是宇宙的生命。”
音乐家又凑近了些,几乎要贴上萨列里的身体,但萨列里没有后退,或者说他退无可退,“星星棱角分明却从不会刺伤他人,就像您一样。”他摘下自己的领花,不容分说地塞进萨列里手中,“更重要的是,她们像您的眼睛一样明亮。”




“你的眼睛,才像星星一样”,握着从阁楼翻出的领花,萨列里这样想。已经七年了,当初被他阴沉者脸扔进阁楼的领花早已被霉菌与蛀虫侵蚀,而上面缀着的星星却光彩依旧。他笑了笑。当初他为自己的失态和接受了音乐家不成体统的赠礼而心烦意乱,现在他早已明白,他早就退无可退——有谁面对星星,还会后退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