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da灵

从指缝中看这世界,带着不被允许的渴求

当黎簇离开古潼京后他们在干什么

黑瞎子和王盟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其间还夹杂着黎簇那小子时不时的骂娘声,看着眼前的吴邪翻着白眼,撑着上半身在地上扭动。

“行了别装了,当自个儿属蛇的呢?”黑瞎子蹲下来,扬起一手的天心岩粉,“小孩儿早走远了。”

上一秒还仿佛白素贞蜕皮的吴邪条件反射地眯眼,扭头,退后,“做戏要做全套你懂不懂”,摸了把脸上沾到的岩粉,脏。

黑瞎子眯了眯眼,得,眼睫毛神功练的不错啊徒弟,还有空回师傅的嘴了,“演戏你得找哑巴。我一瞎子,身残志坚纯朴又老实的,做不来这种事。”说着有模有样地咳了咳,转身去捡被小孩丢下的大白狗腿,“吾儿叛逆伤透吾心,师傅老了,徒弟翅膀硬了。”

吴邪忍不住用全是眼白的眼睛又翻了个白眼,“你要脸么。”

王盟从包里摸出支血清,递到吴邪手里,“老板,你那一下子忒狠,就这么扎我脖子上了,这么粗的针头啊老板,这么粗啊!”针头扎进手臂,吴邪的眼睛很快恢复清明,“不然怎么的,等黎簇那小子纠结半天再把血清给我扎进去好让我带他回家?”,伸手拍了王盟脑壳一下,王盟缩了缩脖子,“现在的人啊,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想回老子家。家里没个皇位也没个矿的......”

“那是老板你如花似玉嘿嘿...”王盟一脸贱嗖嗖的样儿,一边儿拿着狗腿起罐头的黑瞎子也笑得傻逼似的跟着来了句“出水芙蓉”。

“去你娘的”吴邪笑骂着站起身,想起那假扮变异人的伙计就发愁,别真给摔死了吧,这样身手的伙计现在是真不好找了。

“这小孩怎么样?”黑瞎子点了根儿烟,难得的正经。这烟之前下海子时浸了水,晒了晒到也能抽。

吴邪笑了笑,“你自己心里不是有数么。”








评论(1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