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da灵

从指缝中看这世界,带着不被允许的渴求

当黎簇离开古潼京后他们在干什么2

“鸭梨……”苏万有些发愁,扶在啤酒瓶上的手无意识地敲击着瓶身,“你这……都喝多少了,你爹回去指不定怎么你呢……”

“都是成年人了,他能喝我不能喝?”黎簇嗤笑一声。仰头灌了口酒,眼前又浮现起那人举着啤酒的样子,一个两个都拿他当小孩儿耍,心烦,没劲。酒瓶咚地砸在了桌上。苏万看他干喝,劝也没用,实在没办法,“老板,再来五十串羊肉。”“好嘞!您稍等!”吆喝声透过这烟熏火燎的白汽传过来,听不真切,黎簇脑海里那一声“滚”,却像是真实到不能再真实,360度无死角3D环绕,隔一段时间就出来作一次妖,比黑瞎子那破锣嗓子还魔音灌耳。

吴邪……吴邪……大脑有些麻痹了,黎簇的思维开始漫无边际的发散,一会儿是他捂住他的眼睛说别怕,一会儿是他拉着他的胳膊说只有你能救我,一会儿又是他俩一个在岸上一个在水里,互相扬着沙子和水。黎簇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脑子里的画面又是一闪,还是吴邪灰白的眼球就杵在跟前儿,张开的嘴发不出声音,看口型,是个“滚”字。

你大爷的,能换个字儿么。

苏万咬着羊肉,看着黎簇脸色阴晴不定,这会儿又捏着眉心,掐出一道红印,比他自己还愁的样子,还是忍不住,“你说你怎么了这是,当初找谁都不知道你人在哪儿,电话也打不通,梁医生都找我这儿来了,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他们找你去沙漠干什么了,说句话,兄弟能帮的不会不帮你。”然而对面那位爷,仍是一瓶接一瓶地吹,不吭声。发小从沙漠回来整个人都变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又一个瓶子扔地下,咕噜咕噜没滚几下就撞上一堆空瓶,停了。苏万胆战心惊地数着,一、二、三……十七、十七!钢盘和串签儿的碰撞声和着老板中气十足的吆喝再加上隔壁闹事的酒鬼的哭嚎直击人的脑壳儿,炭火的热度直撩着苏万的后背,他忍不住挪了挪在小马扎上坐久了的屁股,更加发愁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鸭梨要是这么喝死了怎么办?我不会得帮他收一辈子的快递吧?不是,呸,什么东西,那帮人是干什么勾当的也差不多能猜出来——那一屋子的包裹——自己拆过几个——可是什么都有。苏万幻想着一群浑身文身,脖挂金链的彪形大汉气势汹汹地闯进自家大门,自己宁死不屈,绝不交出鸭梨下落……对面满脸通红的那位却冷不丁开了尊口,打了个酒嗝儿。

“他叫吴邪,大概已经死了。”

“我想帮他,可是我帮不上忙。”

“我也没有用了,他找到古潼京了。”

“最后他叫我滚了。”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