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da灵

从指缝中看这世界,带着不被允许的渴求

嘛呢,大半夜的。
烦。
少年郎正缺心少肺的,有什么可愁。
滚。
行了,你这纸钱留着,我不会让你用得上的。
拉到吧谁要给你烧纸钱。
少年,我说你是要给我烧了吗?
欸,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怎么样了。
切,不跟你扯皮。

说真的,我不会走的。至少不会比你早走。
真的?
真的。
说话算话。
不算你能怎么样?
——我从里到外都向着你了,能怎么样呢。










评论